梧州市殯儀館  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

梧州市殯儀館 本館概況 新聞動態 辦事指南 政策法規 服務項目 行業新聞 網上祭奠 殯葬文化 行風建設 員工風采 聯系我們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一座城市的海葬記憶>
 
一座城市的海葬記憶
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者:admin 發布時間:2012-4-5 閱讀:1729次 【字體:

36°00’~36°02’N,120°24’~120°26’E這片藍色的海域深藏著一座城市關于生命的記憶。

1991年至今,20年間,這里見證了青島的62次海葬儀式,5350位逝者魂歸大海。

對服務海葬多年的陳世坤和他的同事來說,這份記憶意味著終獲認可的艱辛以及一次次溫情的陌路送別。

對手掬骨灰并親自撒向大海的親人來說,這份記憶意味著生命的尊嚴,甚至是目及大海即可感念與逝者同在的慰藉。

至于這座向海而生的城市,由土葬而火葬而海葬,20年流變,從最初“借問身后欲何往”的爭議,到更多市民選擇以這種最質樸的生命回歸方式詮釋對海的特殊感情,一段生動的城市歷史由此寫就。

一封信引發的破冰之舉


“建議我市采取這個方式,將親人骨灰撒向大海……新事物開始總是難辦的,但總要有個開頭……”1991年5月24日,《青島日報》刊登了一封讀者來信。這位名為賈延祺的市民甚至在信中表示,如果青島組織海葬,自己將第一批參加。

鮮為人知的是,這封僅200余字的信直接促成了青島殯葬史上的一次重大改革。

其實,青島人對海葬并不陌生。早在1980年,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冤獄既平,親屬就將其骨灰撒在青島海域;而在當地,民間的海葬活動早已有之。

關于公開舉辦海葬的設想,這座城市的主政者已醞釀多時,卻顧慮重重:是否會污染破壞海洋生態環境?市民能否從心理上真正接受?

一位普通市民的呼吁引發當地媒體的大討論。之前,1988年廣州舉辦首次海葬,天津、杭州、上海等地相繼舉辦。當地記者故而犀利發問:青島地理位置直面大海,城市文明程度也不亞于一些已開展海葬的沿海城市,但為何此舉至今無為?

關于殯葬改革的話題,在青島并非首次。早在上世紀60年代,青島就開始推行以火葬為中心的殯葬改革,到1991年,火化率已達97%。“既然我們接受了火化處理遺體的方式,為什么不再向前邁一步呢?”媒體的發問令人深思。

當年40歲的陳世坤,時任青島市殯葬管理所辦公室主任。在他的印象中,圍繞是否舉辦、如何籌辦的問題,當地政府及相關主管部門共召開了十幾次會議,“非常關注,也非常謹慎”。

1991年8月28日,青島市殯葬管理所在報紙刊發《關于將骨灰撒向大海的公告》,即意味著這座城市正式邁出改變殯葬觀的實際步伐。

1991年10月31日,青島首次公開海葬舉行。低回的哀樂中,北海艦隊“天目山號”登陸艇搭載著55位逝者骨灰及150余位親屬緩緩啟航。遺憾的是,由于資料殘缺,本報記者已無法證實最初寫信的賈延祺是否同樣懷抱親人骨灰登船,但他的來信所起的作用,恐怕遠遠出乎其本人的意料。

一位隨船記者記下了生動的一幕:“大海揚波,艦舷輕搖,年輕夫婦丁建軍、胡慧珍含著眼淚,把爺爺、奶奶的骨灰撒進波光粼粼的水面。小丁轉身告訴記者:‘這是很好的殯葬方式。既為死者找到最后歸宿,又為生者帶來某種意義上的解脫’。”

也正是從此刻起,陳世坤開始了他長達13年的海葬服務生涯。身為具體負責人,“神經高度緊張”的陳世坤需要操心的事務繁雜,從安排工作人員到為骨灰更換便于海水降解的紙盒。

一個有趣的插曲是,海葬第二天,青島市殯葬管理所意外接到有關部門的電話,對方工作人員質問,為何不辦理《廢棄物海洋傾倒許可證》,并要罰款。

第一次聽說海葬還要辦理許可證的陳世坤懵了,單位雖以“公益事業”的理由“逃過”罰款,但還是被對方給予公開通報。此后,每次海葬,陳世坤都提前申請辦證,和這名工作人員也成了好友。

0.5%,這是當年青島的海葬率。雖微不足道,卻足以見證一座城市的破冰之舉。

這份溫情負重前行


接下來的1992年和1993年,海葬儀式被迫中斷,陳世坤和同事們為此整整焦慮了兩年。沒人會料到,起因竟是找不到一條可以搭載逝者骨灰及家屬的船只。

因種種原因,“天目山號”不再適合使用,陳世坤只能另尋輪船。他已不記得兩年間找過多少條合適的客輪,但對方一聽說要搭載骨灰,無一例外用“晦氣”這個詞拒絕。

最終,陳世坤聯系到了一條科考船,但又因船太大,靠不上碼頭,家屬上船還需乘擺渡,極不安全,無奈只用了一兩次。隨后,海葬儀式租用過單位班船,租用過園林旅游公司的小客輪“青島號”,直至現在租用了固定的私營客輪,而船主口中已不再有“晦氣”的抱怨。

令陳世坤和同事同樣焦慮的,還有與海葬如影隨形的各種爭議:污染環境怎么辦?骨灰撒海怎么能入土為安?有報名者甚至在最后一刻放棄。

“骨灰火化時的溫度高達800℃至1200℃,焚燒后并非有毒有害物質,而且,盛放骨灰的紙盒也是用可降解材料制成的。撒海通常會選擇海水動力充足、沖入大海后不會回流的地點,因此,整個海葬過程不會污染水質。”青島市民政局社會事務處處長郭可凰強調。

20年間,陳世坤已記不清解釋過多少次:海洋也是國土的一部分,因此海葬同樣是入土為安。

“或許有人聽進去了。”20年來,青島海葬人數一直緩慢增長,但陳世坤和同事在欣喜之余,也不乏遺憾。

2003年,青島市殯葬管理所迎來了成立以來為自己安排后事的第一人。一位七旬老婦人帶著律師前來,要求為罹患癌癥的自己辦理死后骨灰海葬手續。負責接洽的工作人員王玉清大驚,一再確認時間,這位獨居老婦人非常肯定地說:“不會讓你們等太久的,到時我的律師會聯系你們。”簽完協議后,老人轉身離去。

一個不祥的念頭讓王玉清后怕:老人會不會想自殺?王玉清當即決定找到老人,挽救其生命。苦于老人沒留下任何聯系方式,王玉清只得輾轉尋找,始終沒有結果,老人仿佛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。直到當年5月30日,王玉清得到了老人去世的消息。

“海葬前,我們特意給她在外地的親友去信,請他們參加老人的海葬儀式,直至最后一刻,都沒有回音。老人走的時候,感受到的這個世界都是冰冷的……”

無奈、傷心的感覺長久揮之不去,王玉清寫下這樣一段文字:“阿姨,您可曾知道,我們曾經尋找過您,我們多么想與您促膝談心,多么想像晚輩一樣去愛戴您。但找了您兩次都沒能見到您,機緣就這樣錯過。有時想想,也許您并不需要世人的打擾……”

根據老人遺愿,所用鮮花一定是她最愛的郁金香。當時并非郁金香的花季,工作人員經過努力,最終找到了一束開得最美的郁金香。在鮮花陪伴下,陳世坤和同事代替老人親屬將其骨灰撒向大海。

“一定要帶著感情做事。”陳世坤不無感慨。多年來,海葬過程中,都是由陳世坤和同事為家屬做全程廣播,廣播詞是他們自己寫的,內容關于當日天氣、撒海海域、安全提醒等。

“當我們把親人的骨灰撒向大海的時候,大海將展開它博大的胸懷,把我們對親人的懷念化成永恒……”艙外傳來一陣陣低聲啜泣,在哀樂聲中念著念著,陳世坤和同事們常會低下頭,默默擦拭不經意流出的淚水。

海葬免費時代到來


2010年10月23日,在青島20年海葬史上是又一個值得書寫的日子。這一年從10月1日起,青島開始對常住戶籍居民實行免費海葬,23日的海葬是免費后的首次活動。

從最初每具骨灰收費280元,隨著物價上升為500元,直至免費,市民的認可度逐年攀升。據目前負責海葬的青島市殯葬管理所安放科科長王宏志介紹,免費之前,最多一次有205具骨灰被撒向大海,免費后的首次海葬,則有427具逝者骨灰被撒向大海。這個數字在最近一次海葬活動中,增加為923具,報名就達1147具骨灰。

在當前土地資源緊張、死人與活人“爭地”的尷尬愈演愈烈的背景下,這一政策的出臺更具現實意義。來自青島市民政部門的統計,在青島,一塊公墓至少需3萬元,由于國家不再審批新的經營性墓地,隨著市場調節,這一費用會越來越高;如果將骨灰安放在殯儀館,一年的保管費平均為80元;即使在農村,殯葬儀式的費用也需要6000~8000元。相比之下,海葬的經濟性不言而喻。

如果按照農村傳統墳墓葬法計算,20年間,這座城市撒海的骨灰節省了大約近百畝土地。“遺憾的是,20年來,還沒有一個農村戶口逝者的家屬報名參加。”在郭可凰看來,這與農村傳統的殯葬觀念不無關系。而目前2.6%的海葬率,與日本等國家60%~70%的比例相比仍較低,這意味著普及“厚養善葬”的新型喪葬觀,仍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在這座城市,涉及海葬的服務模式正在逐步完善。按照設想,一支專業的海葬服務隊伍將成立。不久后,我們可以在這座城市看到專為海葬逝者而建的紀念碑、紀念墻、紀念堂,上面將刻有逝者的名字。

“這些都是為了更好體現對生命的尊重。”郭可凰說。

 
 

梧州市殯儀館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2  地址:廣西梧州市長洲區龍新村(堪良沖) 聯系電話:0774-3898627 郵政編碼:543000

聯系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地址 www.wobao.tw 推薦網頁瀏覽分辨率1024*768
桂ICP備2012007044號 技術支持:梧州網站設計
狗狗币交易软件下载 内蒙古快三计划ttc 大乐透今天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欢乐生肖是什么 河北20选5走势图基本 老时时图五星 2019年东方心经中特网 重庆时时彩五码必中计划 云南快乐十分app 北京赛pk10安卓版 双色球19032期 香港免费彩图 内蒙古时时五星 江西快三走势图走势图分布图 新疆时时结果票控 上海快3和值最准方法 香港葡京赌侠2o19